疤头为追白鼬所作的(无效)努力们

品名:德哈小甜饼 枫糖味

配料:德哈,罗赫,ooc

(内含独立包装,就是一堆脑洞集合咯)

备注:一篇小巧呆萌的德哈文,祝食用愉快(鞠躬)




{魁地奇休息间隙}


金飞贼为什么在马尔福手里?

他反复回想一抹银绿在耳畔掠过的那瞬间,脑海中奇异的情绪似乎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莫非是,混淆咒?控制咒?石化…咒?

或者是……

哈利抓抓蓬乱的头发,失神地望向那个铂金色的清瘦背影。


“嘿,伙计,看什么呢。”

冷不防的脑袋挨了罗恩一巴掌。

“……”

“今天训练时怎么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

“只不过输了二十学分而已,想开点咯。”

“大不了去找伏地魔挣回来?”

哈利漠然点点头。


“或者……难不成喜欢上那只死白鼬了?”罗恩不明所以,干脆随口打趣。

眼见那双碧绿的瞳孔有了扩张的反应,罗恩庆幸自己沾染了弗雷德乔治没大没小的玩笑话。

“喂,雪貂就罢了,死白鼬也太难听了吧,你怎么比斯内普还毒舌了?”哈利喃喃自语。

“…”

哈利对玩笑话重点的领悟可真够迟钝的。罗恩想。



{格兰芬多休息室}


“你怎么最近没精打采的,遇见摄魂怪了?”

“没,遇见马尔福了。”

赫敏·福尔摩斯·格兰杰敏锐地注意到哪里不对。


在她的拷问下,哈利在壁炉旁的藤椅上缩了又缩,终于在藤椅即将超越弹性限度时吞吞吐吐吐出心事。

“突然觉得想养只雪貂,仅此而已。”

“雪貂,不寻常的宠物,可能不易养活……”赫敏不明所以地皱皱眉头,似乎在考虑饲养的可能性。

而此刻罗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恐的张大嘴巴,活像吞了一锅透明鼻涕虫。



{医务室}


在庞弗雷女士的不懈努力下,罗恩合上了他脱臼的下巴颏儿。


“哈利你听好了,”赫敏清清嗓子。

“第一,这一学年他们斯莱特林的课和我们错开,你们缺少相遇的机会,

第二,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苦大仇深,和平共处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第三,死白鼬以嘲讽你为鼬生一大乐趣,如此,波特先生还有什么话说吗?”

看着赫敏一脸胜券在握,罗恩悄悄竖起大拇指。

“我打算放…”

“放弃就好,回头是岸。”赫敏长舒一口气。


“…放学后路过魔药课教室滑倒在门口,提供一个被嘲讽的机会。”

投其所好,没毛病。哈利想。


看着格兰芬多的棕发女孩倒抽一口凉气缓慢瘫倒,庞弗雷女士想自己可有的忙了。



{格兰芬多休息室}


两个格兰芬多在医务室严肃商讨互相打气后,以母亲送儿上战场的大无畏精神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脑回路清奇的死党交给他心心念念的马尔福。


以一个前麻瓜的视角,赫敏衷心的建议哈利写封传统的情书。

“对于马尔福这种富家少爷,朴实无华,才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赫敏如是说。

“拿出面对巨怪的勇敢直率和捕捉金飞贼的婉转迂回吧,哥们儿你可以的!”罗恩跃跃欲试。


于是,在报废了一筐羊皮纸后,哈利的情书毫无进展。

一旁的罗恩·帮倒忙·韦斯莱以极强的求生欲迅速为赫敏·恨铁不成钢·格兰杰让出一条路。

“{你的头发像雪貂的绒毛,你的眼睛像死海的珍珠,你的声音如雷贯耳,你的目光如影随形}… 

“所以说德拉科将近秃头,有一双不存在的眼睛,怪声怪气,贼眉鼠眼… 

“这是地精吧。”赫敏啼笑皆非。

“赫敏,我尽力了… 所以说情书这种文艺的形式果然不适合我。”哈利欲哭无泪。罗恩缩在墙角,极力减少存在感。



{走廊}


哈利在纷繁的思绪间游走,只听砰地一声,似乎撞上了什么软绵绵洗发水味的东西。

“哎哟,死疤头,眼睛长在头顶上了是吧……”

猝不及防,心跳加速。

“你也没看路好吧,仰脸朝天走路的马尔福。”

对面的少年挑挑眉毛,“摇摇晃晃横冲直撞的巨怪防不胜防啊,魂儿飞到阿兹卡班去了?还是脑袋被火龙喷了?可怜的波特宝宝?”

哈利刚要发作,却反常地觉得这山路十八弯的声线,说是油滑,不如说诙谐地可爱。


“嗨,盯着我做什么,傻啦?”马尔福拖起不自然的长腔,疑惑地瞥了眼呆立原地的哈利。

“嗯?”

“哟,承认地真是爽快利落,难得你也有了自知之明,我很欣慰。”马尔福怪笑着嘟囔了两句,转了个弯飘飘走了。


欸,他刚刚说了啥?哈利停步思索,任四周人来人往。

于是一个重磅消息在一个课间内悄然蔓延,蛇怪复活,第一个被石化的竟然是哈利波特。



{格兰芬多休息室}


“梅林啊,哈利你被蛇怪石化了?”罗恩捂着肚子笑成一团。

“罗恩,安静点,你笑得活像火龙打嗝……

哟,哈利回来了啊……”赫敏嘴角挂着一丝微妙的笑。


“咳咳,哈利,既然没有文学细胞,要不你即兴夸他两句?”赫敏·蒙娜丽莎·格兰杰难得没底气地提议。

“得了吧,赫敏,就哈利这临场发挥能力,见到蛇怪再世准会咬断自己的舌头…再说能夸他什么啊?我贫瘠的大脑想不出来。”罗恩不知又从哪儿冒了出来。

“我看你挺会夸地精的啊。”

“要不我夸你两句?”

“不敢当不敢当…我可领教过你超凡脱俗与众不同的文采…”赫敏又难得吓得摆手。


哈利在认真考虑提议的可能性。

夸他几句?夸他口才好什么的…

不,不行,用巴克比克的脚趾甲都能想象出马尔福被呛地似吞了牛粪味比比多味豆的生动表情。


不过他倒真的挺想看看他的反应。哈利的嘴角上扬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TBC.



评论(6)
热度(34)

© 枫糖水 | Powered by LOFTER